訪談|黑木真二:一個喜歡功夫喜劇的演員和他的二重丸


[如果簡單地講,這是一個想要在中國電影裡當演員的鹿兒島人如何自己做了一檔結合旅遊和娛樂為一體為中國觀眾介紹日本的小節目的故事。幸好本文不屬於簡單講法,而且逗號也更多。]

1.

北京朝陽區建國門外有一家咖啡館。當然,那一塊區域有很多咖啡館,大多有挑高的落地窗和窗邊鬆軟的沙發供附近上班的白領忙裡偷閒。這一家不太一樣,它是地面建築下方的底商,周圍零星散落着幾家白天關門的酒吧。我在那個天氣不錯的傍晚圍着建築繞了許多彎路,終於推門走進去時,店裡只有一對正在低語的情侶,一位正對著門的老闆,和一位背對著門的客人。

背對著門的客人叫黑木真二,或者如他在自己的節目《二重丸》裡永遠作為開場白介紹的,“黑木耳的黑木,真的很二的真二”。

就像很多在京日本人一樣,他很早就從朋友圈子裡聽說了這家小小的咖啡館,卻一直沒有特意來過,直到這一天才有了意料外的初次造訪。

分針撥回一圈,是我們見面的一個小時前。之前幾天的聯絡裡只大致約了在國貿附近找地方見面,直到當天都沒有確定具體在哪裡,所以我在約定時間前一小時問他有沒有聽說過一家叫沙羅的咖啡館。他問了具體的地址,然後沉默了大概近半個小時。

就在我以為對方又被什麼事情困住了的時候,一條信息彈了出來:“ 我在沙羅了。你隨時來吧”

2.

如果粗略地看這件事,會覺得他是一個下決定和採取行動都非常果斷的人。如果粗略地看他的人生,或許也會有完全一樣的印象。是什麼讓一個出生成長在日本九州最南端的鹿兒島的人,跑來中國北京(雖然實在不算最北端)努力當一個演員?

他坦率地說:“因為我在中學的時候喜歡看香港的功夫片,覺得非常帥,所以想要在中國電影裡演戲。” 於是就這麼來了中國。

然而不粗略地看,這個接近人生轉折的舉動也是有許多小決定組成。為了這個接近夢想的東西,中學畢業後他去了大阪外國語大學念中文系,期間——2005年時——終於來到北京交換學習了半年。

堪稱幸運的一個結果是,這半年和現實的親密接觸並沒有使他打消當初的念頭。在日本畢業後,他直接回到北京,在中央戲劇學院繼續進修,學的是編導。

為什麼是編導?

如果暫時擱下這個問題往前看,就是一個日本青年終於進入中國影視圈當演員的故事。 他還認識了圈子裡的其他日本人,然而遺憾的是,並不是所有人都懷有當演員的夢想。很多留學生只是偶然發現在抗日劇中賺快錢很容易,所以陰錯陽差地留了下來。如他所言,這樣的人並不會去揣摩演技,或者更深一層的東西。然而在憂心這種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前,還有個更本質的問題:在中國的日本演員,由於種種原因,基本上的確只能演抗日戲。

在多部抗日電視劇裡演過日本人後,這個日本人回到日本,加入了一家娛樂業相關的公司。在那期間,他提交了一份介紹日本特色地點的節目的企劃案,沒有通過。某種念頭讓他決定自己把它做起來,並取名叫二重丸。

3.

編導。回頭看,會發現當初在北京的這個選擇竟然在幾年後的日本發揮了作用。 節目一開始只有他一個人,於是從策劃,選題,寫給攝影場地(主要為當地商家)的企劃案,主持,後期剪輯都由他一個人完成

後來陸續有人加入幫忙,比如在最近幾期常出現的平面攝影師Sakawaki 。 他們當年在電影學院認識,不過讓他加入還有個更重要的原因,他更擅長融入現場氛圍(和早期某位攝影師比起來),而且有綜藝感。

為什麼融入氛圍重要?要回答這個問題需要面對另一個,或許在本文一開始就應該提出的問題,二重丸是什麼?

不管是從拍攝手法還是剪輯風格上來看,它都不像是一個普通的旅遊節目。當然,它的創造者——會在那個時代狂熱喜歡上成龍風格的搞笑派香港動作片的人——也沒有打算按常見的方法打造它。與其說是旅遊節目,不如說是用比較有趣的方法介紹當地特色事物(如上圖的咖啡拉麵)的節目。

這個概念來自於曾經在日本風靡一時的平民派綜藝旅遊節目モヤモヤさまぁ~ず2(MoyaMoya Summers2,東京電視台)和 水曜どうでしょう(北海道電視台,曾被短暫引進台灣並命名為“玩轉世界瘋很大”)*。

如黑木所說,這種節目需要出演的人具有一定程度的綜藝感。而從某種意義上,它特殊的,別具一格的設定也給了小團隊極大的創意發揮餘地。所以現場各位互相的吐槽,做種種嘗試(迄今為止包括找百元店的商人搭話,努力被鳥襲擊,以俄羅斯輪盤賭的方式嘗芥末味糖)時的窘態,甚至後期看似粗糙得匪夷所思卻很生動的剪輯風格都成了節目必不可少的部分。

在節目初期,關注量比較低。他把視頻放到了多個視頻平台上,後來才因為愛奇藝的機制選擇它當主要站點。 不過後期隨着關注的人逐漸增多,連原本不算是主要渠道的YouTube上都有了穩定訂閲者。

4.

所以說,當年覺得香港電影很帥的中學生黑木,到了中國後困在科班劇裡跌跌撞撞多年,直到回日本才突然發揮了自己的喜劇天賦?

在我問二重丸有沒有花絮的時候,他一邊說太忙了沒顧得上剪,一邊突然想起什麼,打開電腦給我看了他在北京學編導的時候拉上幾個朋友拍的學生作品《加油,泡妞》。

基本上是一個辣妹被搭訕後變身成男人和搭訕者以及帶武器路人打到片尾最後和路人攜手離去的故事。除了這個跳脫的走向和連續打鬥場面外沒什麼劇情,據說劇本都是他在現場邊拍邊寫的,寫的時候還要順便兼任一下武術指導。

他們還為六分鐘的短片剪出了一個五分多鐘的NG花絮,帶字幕。 花絮中充滿了時不時的笑場,以及不小心擊中對方身體(這種事發生了很多次)時迅速道歉的片段。如果借用之前的說法,這些演技(或者武技)都未必過硬的人至少做到了融入現場氛圍。

這段短片雖然小小地滿足了他的功夫電影夢和喜劇情懷,卻並沒有得到多大關注,但演員黑木真二在荒謬搞笑的場景中一本正經地演下去的能力卻在幾年後因另一段視頻被大量普通觀眾看到。

這是綜藝節目《世界青年說》的一期,黑木和同場泰國嘉賓表演了一段——和眾人期待的一樣一言難盡的——英語對話。那段對話被從節目中截出來,以更具噱頭的標題包裝,做成短視頻,在微博上被大量轉發。很多人因此順着微博連結知道了這位演員,以及他時常轉發的《二重丸》。在他某條詢問粉絲想要什麼福利的微博下面,一條被頂到熱門的評論是: “ 說一段英語吧。”

5.

如果我們要引用喬布斯某句關於連點成線的名言結尾,這個故事看起來非常勵志:一個少年喜歡成龍功夫片的人,成年後到中國一邊學習科班知識一邊創造自己的喜劇作品,回到日本後成功融合了自己積累的綜藝功力和編導能力做了一檔有特色的節目。

但正如他在一開始回覆我詢問時說的,二重丸只是個還沒拉到投資的小節目。他的電腦文件夾裡還存着很多份詳盡,但沒有找到合作方的企劃案。而從一個點到下一個點之間要堅持多久?

棒球。用來結束這篇文章的,是一段和棒球有關的故事。黑木說他在中國的煩惱之一就是本地沒有棒球文化,棒球是他的一大愛好。他從國中起就加入學校的棒球社開始了每天三四個小時的高強度練習,一直持續到高中結束。 如果不是選擇來中國當演員,或許會成為一個職業棒球手。

但接着問下去,會發現棒球並不是他與生俱來的興趣。加入棒球社是因為父親要求,當時只覺得練習實在太辛苦了。“太辛苦了”,十多年後坐在我對面的黑木又重複了一遍,然後說:“這麼辛苦,所以我想,應該也很開心吧。”

說這話時他帶著一種理所當然的語氣,就像他兩個多小時前直接選擇跑來這家咖啡館,幾年前決定把被拒絶的企劃案做成自己的節目,更早之前因為真的覺得香港電影很酷所以理所當然地跑來中國當演員一樣。

------------------------------

完。有意合作|投資|支持《二重丸》的人可以直接通過微博聯繫黑木。

*注及資料:MoyaMoya Summers2曾在科技吐槽網站Reddit上被人推薦過。有興趣可以去TVTokyo網站的英文頁面看它的介紹。水曜どうでしょう是同類生活旅遊節目,主要特點是用毫無厘頭但充滿幹勁的任務把主持人整得很慘。作為深夜檔節目創造過18%的收視率,不僅從地方台走向全國還衝出國門,實在是北海道電視台的驕傲。放送公司的官網(htb.co.jp)首頁現在仍將其作為成就提及。順帶一提這個網站也有英文頁面,基本上發揮了和沒有一樣的效果。

#訪談 #interview #黑木真二 #二重丸 #旅遊 #綜藝節目

Just a Hi!
Recent Posts
Search By Tags
No tag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