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Vesterbacka:是時候全身投入和無預約來到安倍面前


代表憤怒的小鳥,在Rovio公司裡擔任神鷹先生(Mighty Eagle)的Peter講述了自己的想法。 包括一個遊戲工作室為何應該集中精力在爆款(hit game)上,成功的芬蘭公司有什麼激勵作用,以及當年為何衝到日本首相面前的小故事。

Ei kukaan ole seppä syntyessään。這是一句芬蘭俗語,大致意思是沒有人一生下來就是專家。

Peter Vesterbacka應該對這句話感觸很深。他因為自己的傑作成為了全球創業圈的名人,但在那之前,Rovio作為專注手機遊戲的工作室開發過整整五十一個遊戲,全都沒有引起大的回應,直到第五十二個才取得成功。 在中國,人們可能無法光靠臉或者名字明白他是誰,但一提起那個遊戲,絶大多數人——實際上,按他所說的數字是93%的人——都能馬上反應過來。

是那只憤怒的小鳥。

||All in 與 芬蘭精神||

參加完在德國舉辦的Asian Young Leaders Summit後,Peter趕來北京的TechCrunch大會發言。不過在等待這趟從慕尼黑出發的飛機起飛前,他還發了條推特感嘆超過十小時的長途飛行時間,順便讚揚赫爾辛基的優勢(與北京航程在九小時內)。

[圖片來自TechCrunch北京的攝影團隊]

他接下來還會再讚揚一次,那時他正在回答我的一個問題,問題是:“我(筆者)在阿爾托讀書時,Rovio和Supercell*是兩個作為案例學習的本地企業,您覺得你們的成功有什麼共同因素嗎?”

他將成功的首要元素歸結於人才多。而當地甚至臨近區域(赫爾辛基-斯德哥爾默)成功企業相繼崛起則源於互相影響促進。 在被世界認可前,Rovio已經失敗過幾十次。在他看來,像他們和Supercell這樣反覆嘗試,最後在全球市場成功的企業能為當地帶來榜樣(role model)作用。 有這樣的榜樣很重要,創業者能因此堅持嘗試並接着創造成功,畢竟——他又回到了這點——這裡人才多。

除了找到人才外,判斷力和決斷也很重要。

Rovio在此前進行過引起一番轟動的裁員,並在之後將精力集中在憤怒的小鳥(Angry Birds)上。被問及此舉是否風險過大時,他舉了一個例子,三麗鷗(Sanrio)的Hello Kitty。這個1974年被創造的卡通形象幾十年來人氣長盛不衰,似乎也是Peter對憤怒小鳥的定位。

實際上,他們的做法也很類似,Rovio除了強化手機遊戲體驗外,更大力推動憤怒小鳥的周邊產品開發(通過與外部的第三方合作)以及影視化等等。 不是希望人們對這款遊戲有持久不減的熱情,而是將遊戲主角本身打造成經典形象。 有意思的是,這個形像一開始也是來自團隊成員開發的另一款遊戲,那款遊戲一般,他們卻因為特別喜歡這隻鳥而決定專門為它打造新作。 現在看來,為它開拓遊戲之外的世界也在情理之中了。

就像他在回答我這個問題時說的第一句一樣:“ It's very important that Angry Birds is not just one game.”

[憤怒的小鳥動畫電影將在明年上映,圖片來自IMDb網站上影片資料頁]

不過,雖然不只是遊戲而已,他還是用其他遊戲公司作比較解釋了風險的定義。 在他看來,那些不停開發新項目,即使已經做出了爆款遊戲(hit game)卻還是直接移去做下一款遊戲的公司才冒着巨大的風險,因為這類爆款實在難求。 他們公司承受了幾十次失敗才做出了一飛衝天的憤怒的小鳥,所以當他們做出來以後,就意識到機會罕見,決定圍繞它打造更多東西。

如他所說,你必須要在正確的時候決定去全身投入(all in)。

||創業社群與安倍面前的男人||

赫爾辛基之於Peter,除了人才還有創業氛圍。名校阿爾託大學(Aalto)內學生自發組織了各種創業社團,當地關注互聯網的年輕人也在組織互助活動。 他本人,也是相當知名的組織者,共同發起的活動中最有名的是MobileMonday和Slush。

MobileMonday的第一次活動舉辦於2000年9月4日,比iPhone的推出還早了七年。 四年後東京成為第一個舉辦此活動的海外城市,在那之後的十幾年裡,MoMo蔓延至包括中國在內的多個國家,成為了極具知名度的國際性移動開發者社群。

不過對Peter來講,這可能還有另一層緣分。2011年他們在赫爾辛基發起創業社群聚會活動Slush,東京又在四年後(今年四月)成為亞洲首場的舉辦地,場面壯觀,精英雲集。在我提到這點時,他先是強調了這樣的活動在聯結國際創業者上的能提供的幫助,之後又在被問到底如何把它引入東京時,講了個幕後發生的神奇故事。

去年,Peter作為企業家講者參加了在東京舉行的日本新經濟論壇(NES2014),時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論壇開幕時致辭。當主辦方問Peter有什麼需要時,他直接要求見安倍,並說明是要事。 對方嚇了一跳後直接拒絶,但最終還是鬆口說嘉賓會有合影環節,可以走動。

所以,合影環節裡Peter突然出現在安倍面前,表示自己能將創新帶入日本。據說那位首相當時只是極為震驚地看著這個突然冒出來的連帽衫男士。幸好在場的另一位日本企業家三木谷浩史(Hiroshi Mikitani, 當時已經參加過Slush活動)和他認識,並幫忙從中解釋。

[當時照片,一群西裝男士中醒目*的,穿著招牌憤怒鳥連帽衫的Peter]

次年,Slush Asia由Rovio東京辦公室開創者和負責人Antti任CEO,在三百多名日本志願者(其中多數有和芬蘭相關經歷)的協助下成功舉辦。

雖然現在想來,誰都不知道當時在合影中的突然搭話到底有沒有幫助。

————————

題圖:採訪當時筆者本人用手機拍攝

注1: Supercell是芬蘭的遊戲開發商,知名作有《部落衝突》等

注2: 但在廣東俚語裡,他大概是最“不醒目”的那個。

#interview #访谈 #techcrunch #rovio

Just a Hi!
Recent Posts
Search By Tags
No tag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