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Cesar Harada,屬於海洋的發明家還是金融孤島的啟蒙者


[從在世界各地為海洋努力的獨立發明家,到在此前毫無聯繫的香港紮根創建MakerBay想要為本地的發明者提供沃土。 Cesar Harada(凱撒原田) 經歷了哪些變化,又有哪些感受? 新婚不久後,MakerBay正式開幕前,他抽出時間和我聊了聊自己的想法]

“清理原油污染的新想法”

如果你是一個身在中國大陸又對TED演講極感興趣的年輕人,應該不會對國內主流視頻網站上以“TED演講集”為關鍵詞的視頻集合感到陌生。你可能看過其中很多熱門的影片,也或許瞥到過幾個和環境相關的小眾話題。其中一個演講的主題是“清理原油污染的新想法”,前面註明的演講者名字是凱撒哈拉達。

很遺憾,就像很多混合類人名被翻譯成中文後的結果一樣,這個有些怪異的譯名並不算是恰當的。

Cesar Harada,或者又叫凱撒原田,日法混血兒。直接搜索他的英文名字可以找到TED官方網站上的一個講者資料頁面,那上面貼了他的兩個演講視頻。 一個是在2012年,他作為一個獨立發明家展示自己開發的海洋清潔工具Protei。另一個是在2015年,他在分享自己如何讓香港的孩子(以及年輕一代)愛上科學。

這間隔三年的兩個視頻似乎既是他三年來主要身份變化的象徵,從一個為海洋鑽研技術的發明家起步,變成了在這個金融島嶼上埋下硬件創造火種的啟蒙者。

*註:題圖的兩幅拼圖既為Cesar兩次演講的圖片。

||發明者與海洋||

Cesar出生於法國的巴約訥, 搜索這個地名,你會得到一個非常簡要的概括:位於法國阿基坦大區大西洋岸比利牛斯省阿杜爾河與尼夫河交匯處。 簡單講,它位於法國臨海的一個角上。

不過這與海洋與生俱來的緣分並沒有很快展現。 他按部就班地上學,發現了自己在科技和藝術上的興趣,從英國皇家藝術學院拿到了設計學位, 開始工作,間中還在非洲肯尼亞內羅畢的iHub(當地一個服務科技創新的機構)擔任了一段時間的工程經理。

轉折點出現在2010年,那個舉世矚目的墨西哥灣原油洩漏事件發生後。

[此事件一段時間完全佔據了國際新聞的版面,圖片來自Google關鍵詞搜索結果]

當時正在肯尼亞的Cesar被麻省理工學院邀請去帶隊研發清理油污的機器人。項目結束得很順利(雖然按他的話講,當時的方案清理效率其實很低)。 而在提交成果後,他突然意識到,由於專利保護,這項成果的使用成本將極為高昂,不可能大規模推廣。

這個想法讓他在職業生涯上做了個幅度極大的轉身,從此決心開發出成本低廉且能快速被採用的海洋油污清潔技術。他為此四處遷移,在不同大洲都住在靠近海岸的城市,並憑藉理念吸引了來自各國的志願成員,最後的成果,是Protei。

Protei,在以另一型態Proteus表示的時候是希臘神話裡的早期海神普羅透斯,後來被歸類為波塞冬的後代,其特長是任意變形。不過這一整句背景介紹都毫無意義,因為他取名時並沒有想到遙遠的希臘神話。這個名稱純粹指向另一個據說很醜的海洋生物,因為它和作為工具的Protei長得很像。

簡單地講,Protei是可以變形的無人駕駛船。 它在航行時調整自身形狀從而做到利用風力航行,同時通過船身上的附加材料吸收順風漂游而下的海面油污。 這個聽起來不複雜的概念在實際操作時遇到了諸多困難,包括材料,內在結構以及續航時間等等。

[Protei變化的簡易示例圖。正如我已經在圖片右下角標註的,圖象素材來自於該標題下的TED演講視頻]

到了後期,這個半開源的項目吸引了身處世界各地的愛好者。少數人來到荷蘭和他一起設計,而更多的人組成了線上社群,不僅在Instructables(DIY社區的知名網站)上分享製作方法,還設計出了不同版本的變形船。

||硬件家與香港||

Cesar繼續帶著他的發明在各處海岸線上試驗,終於落地到了香港 。當然,在這之前與之後,這個更喜歡以環境活動者自稱的發明者還做了很多事,比如多次前往日本福島測量水下輻射量(說到日本,他也在TED xTohoku 作為講者介紹過自己的海洋項目)。

[福島有關項目可以在他個人網站上看到]

他先為自己的Protei項目找到了元朗的一個車間。之後,有感於香港本地極其缺少孕育創客的場地,他又開始籌備MakerBay(工匠灣),一個位於香港油塘的創客空間。

這個項目雖然在成立伊始就已經得到硬件愛好者的關注,但實際上一直到本月才算正式開幕,此前則屬於會員們的預報名時間。

會員們可以做什麼?

誠如這張示意圖裡由上向下截取的圖片所示,此地主要可以做的是提供活動場地(比如不久前進行的黑客馬拉松),為個人或團隊提供的平日辦公場地,配備了各類工具的操作台,以及由專業人士負責的workshop(工作坊)等。

這些活動似乎都和普通人想像中的香港大眾生活有一些距離,換句更簡單的話說,香港本身——尤其和它的鄰市深圳比起來——並不是硬件愛好者的首選地。

當被問及為什麼要選擇香港成立MakerBay時,Cesar的理由是這裡的生活質量高,對他那個需要不時在各處海岸線出沒的Protei項目而言算是極佳地理選擇,而且當地經商條件友善,方便啟動新生意。

他似乎並沒有被那些“金融都市”“成本極高”之類的形容詞嚇到,反而認為是本地人並沒有意識到所在城市的得天獨厚之處,長久被金融熱錢迷惑,忘了這裡的絶妙地理位置和環境。 說這些話時Cesar就像當初讓港灣學校的幼童們愛上科學一般自信,不過,成人世界畢竟有所不同。而不同中難以避開的一環則是投資人。

這裡的投資人短視,重錢,貪婪,毫不在乎環境或社會影響,是鑄就金融中心的必需人才,卻不時有意發展社企之人的伯樂。他曾經也收到橄欖枝,卻最終沒有收下,因為對方和自己理念不同。 所以現在,他不得不暫緩Protei的開發,將大部分精力放在MakerBay的運營上。

“等到MakerBay財務達到穩定(financially sustainable)之後...”,他說。

等到那之後,他就可以重新將重心移回自己的項目,做一個從不放棄的發明者,帶著那個人數在2~10間不斷波動的小隊回歸海洋。

#訪談 #interview #protei #makerbay

Just a Hi!
Recent Posts
Search By Tags
No tag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