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 Fidelity|不懂虛擬現實社交,你很難讓良辰奉陪到底


[對大多數人而言,虛擬現實是個遙遠的詞,只出現在矽谷巨頭的未來規劃或者國內公司的宣傳文案裡。然而一些正經公司,比如AltspaceVR以及High Fidelity等,正把它和人人熟悉的社交組合在一起。

看起來他們已經取得了不錯的進展。或許未來,虛擬現實社交將和視頻&圖片社交等老一輩人無法理解的社交形式一樣,成為青少年的主要溝通方式。本文將介紹這兩家公司的出現,他們做了什麼,以及作為附加的,一個日本推理小說家如何在十幾年就預見並描述了此種溝通方式。]

你潛入了海底。

通常而言,視野範圍里長得比較像人的生物應該只有你。 你可以四處游游(速度會比在大陸上走慢),上下調整深度,偶爾還能在海底沙地上發現隻狗狗的遺骸。於是你站在邊上默哀一會兒,然後決定上岸透個氣。

你隨便找了個地方跳出來,選了一個看起來設計得不錯的大房子進去。 房子裡可能是日本人,可能是土耳其人,你可以看見他們交談的時候語言符號從頭頂上冒出來。

然後他們看見了你,把你默認為朋友介紹來的同鄉,並用母語熱情招呼。你可以一下戳破這種假象,轉頭直接走掉,或者手忙腳亂地調出電腦旁邊手機上的翻譯工具。

以上場景都出現在那個叫Second Life的線上社交遊戲——雖然大部分參與者可能都不認同這個定義——裡面。

[虛擬人物和物品造型的高自由度讓設計師們完全發揮了自己的創意]

Second Life -> High Fidelity

它的創始人Philip Rosedale更不會認同。

在這個地方,人們可以設計一個非常立體的形象,像真實生活一樣改變着裝,打造自己的房屋,到處逛逛並拆了屋子重建。聽起來是不是挺耳熟? 在Second Life剛出現時,“又一個聯機的模擬人生(The Sims)遊戲” 已經足夠概括說明整個定義。

可以額外一提的是,由於設定上的相似性,這兩款遊戲——或者說一款PC遊戲和一個線上社群——的鬥爭從未停止。各自的理念支持者經常在網上掀起筆戰,或者向入門者指點它們的區別。

上圖截自某個模擬人生論壇上關於Second Life的討論。

通常而言,大家會像後兩樓一樣,把PC端遊戲和線上虛擬社區作為兩者的主要區分。但讓我注意到的其實是一樓把後者比喻為 “adult version of sims” 的說法。因為印象裡,在模擬人生裡可以做的事情其實很多,很多,很多,實在是非常難以理解為兒童遊戲了。

總之逐漸地,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並開始在這個社區裡創造各種各樣的設施,餐館,酒吧,使館,情人旅社,所有現實世界裡能夠存在的東西。實際上,還有那裡沒有的。比如我大一剛開始玩這個遊戲時,就時不時讓我的人物在廣告牌前看幾個小時來賺外快,這麼神奇的兼職現實裡真是挺難見到。

[感謝時差,不用電費的學校宿舍,超強待機的某款電腦,以及社區同仁們關於如何在Second Life裡掙外快的慷慨分享。 ]

真實的金錢交易,甚至讓人能夠以此為生的職業都在這個社區裡出現並得到廣泛運用。 媒體開始感慨此遊戲世界龐大到可以複製現實生活。

然而有一些人,或許包括創始人本人,在從另一方面理解這個現象:不是遊戲世界魅力巨大到能夠吸引普通人過來社交,而是普通人的線上社交缺少了某樣元素,使他們不得不跑到這個遊戲裡來進行溝通。

模擬現實的元素。

[使用Oculus Rift在Second Life裡進行遊戲的視角。圖片來自網站宣傳視頻]

實際上,後期的Second Life已經在不斷強化這一點。除了照搬現實社會的運作規律外,在感官上他們還引入了Oculus Rift增強玩家的體驗,使原來通過電腦屏幕呈現的仿真場景直接出現在參與者眼前。

但那似乎並不足夠...

High Fidelity 每個人的虛擬空間

Philip Rosedale的團隊又在Second Life之後創造了high fidelity, 和那部頗受歡迎的小說改編電影《失戀排行榜》同名。

這個某一部分上和Second Life一脈相承的項目是一個開源平台。和前者象徵的整個線上社區不同,這是一個提供基礎架構的開源平台。用戶通過平台提供的技術創造自己想要的虛擬空間,選擇自己的線上形象,帶上模擬設備(目前為止常見的仍是Oculus VR的基礎配備),並在空間裡和他人溝通,就如同他們在很早以前的互聯網初期新建線上聊天室來和別人談話一樣。

平台上將構建虛擬空間形容為和搭建網站一樣簡單(Deploy a shared virtual space as easily as deploying a website)。 實際上,連商業模式都有幾分相像,High Fidelity的盈利方式之一就是對用戶構建的虛擬空間地址進行收費。

[就像所有工具型平台一樣,他們列出了一些精選作品供訪客參閲]

當然了,這個幾乎可以用捲土重來形容的虛擬現實團隊並不打算像上次一樣自己解決一切事情,大概也是因為上個項目Second Life裡的動作、場景滯待招來了大量投訴。 他們打算將使用者的閒置電腦時間作為計算資源使用,以此保證那些複雜的進程。

[也有消息說用戶可以向空間構建者出售自己的閒置電腦資源,但在網站上沒有找到這個項目]

聽起來似乎比讓人在虛擬的廣告牌前站幾個小時有效率得多。

然而,誠如當年使用線上聊天室的前提是你有個連上網的電腦一樣,使用此類技術在虛擬空間內溝通的前提也是你有了那些能連上虛擬實境的設備。 在此類設備普及前,在虛擬空間和人進行日常社交仍然是屬於小眾的事情。

但反過來說,就如家庭電腦普及化後的結果一樣,當模擬現實的設備進入千家萬戶以後,你或許也必須要像所有年輕人一樣,帶上眼鏡和耳機,一邊懷念過去那些只需要在鍵盤上打字的舊時光,一邊在某處空間和他人進行“面對面”的互動。

///

延伸: 日本工科教授兼推理小說家森博嗣(Hiroshi Mori)在其1995年寫成的小說《全部成為F》裡,較為詳盡地描述了利用虛擬現實技術進行日常溝通的可能。實際上,他在同系列小說的最後一本更為具體地介紹了可能使用到的設備。

註釋: 標題來源於近日網路熱門人物葉良辰的發言。


Just a Hi!
Recent Posts
Search By Tags
No tag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