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SE(Hong Kong)第一日|他們說了什麼

"Don't stay in Hong Kong"

Web Summit, 一個幾年前起源於歐洲的科技創業聚會在東方城市香港推出了亞洲第一站。在第一天的最後一場主會場演講上,來自中國的投資人,真格基金聯合創始人王強(Victor Wang)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

當然,這只是他在回顧投資歷史時舉的一個例子而已。他曾經勸說香港一個頗有潛力的電子郵件產品團隊不要去大陸,也不要留香港,直接去矽谷打造全球市場產品。 該團隊後來通過傳真髮來從香港去舊金山的單程機票,馬上就得到了他們的打款投資。

全場響起一陣笑聲,雖然這個例子和他的演講主題 <HOW RETURNEES ARE REVOLUTIONISING THE CHINESE STARTUP SCENE> 並沒有任何關係。實際上,除了開場時那個很有暖場效果的自我調侃——“過去我努力把學生送出去(新東方),現在努力把他們叫回來”——之外,這場發言的絶大部分似乎都和該主題沒什麼關係。

但沒有什麼人在意。畢竟,聽一個創業團隊經歷小小波折後取得成功的故事是大多數創業者的愛好,而需要具體指導的人也滿意地記下了這位投資人對創業者的要求。

幾個小時之前,是早上九點半。 同一個地方,第一天的活動剛開始5分鐘就出現了讓人崩潰的爆滿情況。由帷幕隔開的主會場裡座無虛席,後排站滿了一排排的觀眾,兩個出入口由現場管理人員攔住,不允許再進入。陸續入場的人們捧着早餐咖啡過來,被錯愕地擋住,越擋越多,堵成一片。

兩位由南非過來的參與者——將於第二天參展的商人Willie和一位女士同伴——在外面緊貼帷幕站着和工作人員申訴,抗議,但毫無效果。女士說:“我們飛了二十個小時就為了這個活動!結果你要我們站在外面!”,說著說著甚至出現了哭腔。工作人員叫來了歐洲來的Web Summit 團隊成員,團隊成員聽了一會兒又抱歉地說回去把經理叫來。

經理來之前,南非訪客們無可奈何地等着,他們必將錯過首場,幸好帷幕另一端的會場裡還算清晰地傳來第一位講者的聲音。那是中國企業家兼投資人,紅杉資本合夥人沈南鵬(Neil Shen)在說中國創業者不再只是抄襲,也有自己的創新了。

當然,即使對在場的西方創業者而言,這也不算是新奇的理論。被他用來舉例的公司也大多都被國際巨頭,那些一貫被東方創業者們模仿和致敬的對象,視為不可忽視的競爭對手。

幾小時後,今年四月剛由日本通訊應用LINE的COO晉陞為新任CEO的出澤剛(Takeshi Idezawa)就在同一個舞檯面對了這個非常直接的問題:為什麼在西方大受歡迎的通訊應用無法在東方取得相似的成功?

發問的人來自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一份不久前被日本傳媒集團日經新聞收購的,在西方大受歡迎的英國報紙。

出澤剛通過他身邊的翻譯——他也是少有的帶翻譯上台的主會場發言人——避重就輕地回答了這個問題,比如通訊應用和當地文化直接關聯,並再次對LINE的成功表達了自己的喜悅。第一次是開場時,他在進入全日語回答前用英文詢問在場有多少人使用LINE,然後面對差不多全場三分之一的舉手者連說了幾次謝謝。

使用者之多或許是可以理解的,這個從日韓年輕人群體開始流行,稍後迅速風靡亞洲的通訊應用在進入其他市場時進行了大量的本地化調整,包括為穆斯林群體和齋月進行的改動。

雖然,當他說應用裡的表情(Sticker)能讓人委婉表達不能直接表達的情感,比如“I love you”時,我身邊的西方聽眾明顯露出了很難領會的樣子,或許那些將“I love you” 看成“今夜月色綺麗”的人才會理解他所說的這種貼心。而對談過程中日語逐句逐段翻譯成英語的二次表述也讓理解效果打了折扣。

其他大多數講者則自然得多,尤其是那些本身就以英語為母語,且習慣進行公眾演講的人。

比如500 Startups的創始人Dave McClure,這個一貫以率直敢言聞名於矽谷創業圈的投資人——他甚至將經常爆粗(swear a lot) 列在了自己AngelList檔案的成就項裡——在被問及“有沒有見過好產品無法成功的情況”時,非常爽快地回答:“我投資的一半以上的公司”。

作為一個已經證明了自己眼光和實力的投資人,他的確可以這麼坦率。至少,那些成功的一半非常成功,其中一家的創始人就站在會場另一端的Builders Stage上。雖然這位連續創業者Allan Grant本次是以另一家公司Hired的聯合創始人身份出場,講述自己過去的那些經歷。

新的身份或許並不帶來差異,畢竟吸引在場這些科技創業圈人士的是那些經歷和感悟。

Allan回憶了憑熱情入門的過程,經歷三年反覆推遲的折磨後一心只想打造一個能上線的產品(something that can go live)的念頭,以及那個TC曲線——被TechCrunch報導後流量大幅上升並迅速跌回原樣——在他某個項目上的驗證。現場觀眾則在或站或坐(還有兩位勇士直接坐在了地上)地聽著的同時不斷舉起手機拍攝照片。

在結束了這個舞台上的人生分享後,他又在另一個舞台Enterprise Stage上作為職位平台Hired的聯合創始人瞭解釋了他們網站的獨特之處。比如Linkedin更重視專業人士的社交和關係鏈條,專精網站是求職這種大事不太會在移動應用上隨意完成,以及尋找人才永遠是公司的最大痛點,為這點服務比為第二大和第三大痛點服務划算得多。在這裡,身為企業家的Allan又受到了觀眾的歡迎。

可惜,觀眾們的專注並非毫無止盡,他們將在緊隨其後的某場Builders Stage演講上迅速失去他們的熱情。那是安全測試工具Shinobot Suite的展示和常見網絡攻擊手段的說明。演講者Shota Shinogi在下台後接受了我的採訪,並在採訪過程中放大侄子拍攝的現場觀眾照片,精確指出了三個能一直聽懂他在講什麼的人,以及後排幾位近似睡着了的先生。

睡着了是應該理解的,那可能是因為主題太過專業化,也可能是因為當日活動安排太滿,三個會場同時運轉,基本沒有空隙。除了來回奔波聆聽感興趣講者的發言外,他們還要儘量瞭解展覽廳裡參展的上百個創業公司。

直到下午六點,一日的正式活動才算結束。很多人將前往中環酒吧參加後續社交,有些人將在游輪和叮叮車上向投資人展示自己的創業點子——這種避無可避的封閉環境不知道算是有趣還是殘酷。

還有很多人揮揮手,回酒店繼續工作,或是整理當日收到的大摞名片,那些大概也可稱為本次會場不可忽視的收穫。

註:本文所有插圖來自RISE團隊的攝影照片

注2: 月色綺麗出自日本文學家夏目漱石——夏目漱石が英語教師をしていた時、生徒が "I love you." を「我君ヲ愛ス」と訳した所、. 「日本人がそんな台詞口にするか。『月が綺麗ですね』とでも訳しておけ。

#websummit #risehkconf

Just a Hi!
Recent Posts
Search By Tags
No tags yet.